孟凡茂:锦缠道曲牌与北大校歌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UU快3官网_UU快3下注平台_UU快3游戏平台

  1918年4月24日《北京大学日刊》第二版刊登了由北大文科教授吴瞿安(梅)创作的“本校校歌”,照录歌词于此:

  景山门启鳣帷成均又新弦诵一堂春破朝昏鸡鸣风雨相亲数分科有东西秘文论同堂尽南北儒珍珍重读书身莫白了青青双鬓男儿自有真谁全部都不 良时豪俊待培养出文章气节少年人。

  《吴梅全集 作品卷》《霜崖曲录》收上首歌词的改定稿,吴梅拟题为“示北雍诸生”,并标明曲牌:

  正宫锦缠道?示北雍诸生

  启成均,景山街槐堂又新。弦诵一家春。

  几年来鸡鸣风雨相亲。

  数分斋有东西秘文,论同堂尽南北儒珍。

  珍重读书身,莫白了青青双鬓。

  男儿自有真,谁全部都不 良时豪俊?

  待培养出文章气节少年人。

  这首《正宫锦缠道?示北雍诸生》采用了11句形式的曲谱:

  即:3△, 7△ 。5△。 9△。 7△, 7△。 5△, 7△。 5△ ,7△。 7△。

  ‖去--△,|--、--去-△。+||--△。

  |--^、--||--△。

  |--、--|-△,|--、-去--△。

  +||--△,-||、--+|△。

  --去--△,-||、--+|△。

  --|||--△。‖

  (谱中,“-”表示平声,“|”表示仄声“+”表示可平可仄,“去”表示去声,“△”表示韵脚。对于断句和标点,全部都不 别种形式。)

  《书屋》505年第11期载毛翰著《漫话中国大学校歌》,其把上歌词标点成:

  “景山门启鳣帏成,均又新,弦诵一堂春。

  破朝昏,鸡鸣风雨相亲。

  数分科,有东西秘文;论同堂,尽南北儒珍。

  珍重读书身,莫白了青青双鬓。

  男儿自有真,谁全部都不 良时豪俊,

  待培养出,文章气节少年人。”

  《506年北京大学新生手册》载《北京大学简史》中引此歌词,其标点也与上文相同。

  或者 文章中还不同的标点文本。王曙光著《燕园拾尘》(506年)中《北大校歌小识》(最初发表在1999年《北京大学校刊》)一文称,《国立北京大学二十周年纪念册》(1918年4月)收吴梅所拟校歌:“景山门启,檀帷成均,又新弦诵一堂。春破朝昏鸡鸣,风雨相亲。数分科有东西秘文,论同堂尽南北儒珍。珍重读书身,莫白了青青双鬓,男儿自有真。谁全部都不 良时豪俊?待培养出文章气节,少年人。”马嘶著《青春岁月 堪回首》(507年)中《北京大学 为啥么没人校歌》一文的歌词是:“景山门启,鳣帷成均,又新弦诵一堂春。破朝昏,鸡鸣风雨相亲。致分科有东西,秘文论,同堂尽,南北儒珍重读书身,莫白了青春作文双鬓。男儿自有真,谁全部都不 良时豪俊,待培养出文章气节少年人。”

  一首由词曲大伙儿专门为著名大学创作的校歌,九十年后竟然落泊至此,标点有误,改字丢字,真让你无言以对。上引文中“鳣帷”一词,有的写成“檀帷”,有的写成“鳣帏”,而“秘文论,同堂尽”的断句,堪称一绝。事已至此,还能说那先 呢?查查辞书,推敲一下十有几个 词语的意思和读音应是件有意思的事。在《辞源》中没人“鳣帷”一词,那里有“鳣堂”。据《后汉书.杨震传》:“后有冠雀衔三鳣鱼,飞集讲堂前,都讲取鱼进曰:‘蛇鳣者,卿大夫服之象也。数三者,法三台也。先生自此升矣。'”后因称讲学之所为“鳣堂”。这里“鳣”认为是“鳝”,读“shàn”,已经 “鳣” 读zhān 时是一种生活鲟鱼,长可及丈,雀是衔不起来的。但在这首校歌中应该读平声,或许正因没人,吴梅在《示北雍诸生》中替换掉“鳣帷”一词。“成均”一词, 《辞源》的解释是,“古之大学。《周礼?春官?宗伯》:‘大司乐掌成均之法,以治建国之学政,而合国之子弟焉。’”据曲谱 “成均” 应读平声,即 chéngjūn。但有的书中说读作chéng yùn,比如《幼学琼林》富含“成均辟雍,皆国学之号;黉宫庠序;乃乡学之名。”,从对仗的要求,此句中“成均”应读作chéng yùn。而是在诗词中多读成平声chéngjūn。:“忆在成均共携手,泉山门下相知久”。马一浮创作的《浙江大学校歌》“国有成均,在浙之滨”中也应读作chéngjūn。什么都有后边的曲中“成均又新”和“启成均”的“成均”都应读作chéngjūn。另外,“北雍”, 明朝时设在北京的国子监被称为“北监”或“北雍”,此代指北京大学。“槐堂”应来自宋陆九渊的槐堂书屋。

  顺便说下,吴梅还用《正宫锦缠道》写了多首曲,其富含《赋红叶》:“染轻霜,冷湖山新开艳妆。玉露易凋伤。淡疏疏、西风锦树成行。赋秋林谁怜梦窗?胜春花更念东郎。爱晚古亭荒,幸留得夕阳无恙。宫沟落叶黄,也化作断霞千丈。算枫桥,平林烟树又重阳。”

  另外,《锦缠道》在或者 名剧中常采用,全部都不 其它谱式,如:《牡丹亭? 淮泊》 “早则要,醉扬州寻杜牧,梦三生花月楼。怎知他,长淮去休。那里有缠十万顺天风,跨鹤闲游。则索傍渔樵寻食宿,败荷衰柳。添一抹五湖秋,那秋意儿有或者 迤逗。咱功名事未酬,冷落我断肠闺秀。 堪回首,江南江北有十分愁。”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31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